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对联欣赏网(www.86duilian.com),搜集整理对联,供广大的网友和联友学习和使用。
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家对联 > 合撰联集 > 正文

清朝扬州八怪郑燮合撰、应对联集

时间:2015-05-20 13:05 来源: 作者: 阅读:
吃墨看茶听香读画;(张老虎)
吞风卧露喝月担云。(郑燮)
——郑燮应对恶霸张老虎
    清代扬州有个姓张的恶霸,外号叫“张老虎”。他仗着在京城做官的舅舅的势力,在地方上欺压百姓,横行霸道。他在运河边建了一座花园,经常和一些帮闲文人乘船在河面上饮酒作乐,霸住河面,不让过往船只通行。有人有急事请求让路,他就故意刁难,要想过去,必须对个对联,否则就要等下去。等一天两天,由张老虎说了算,或求情送礼,或交下卖路钱始放行。张老虎对子的上联是“吃墨看茶听香读画”。据说这是张老虎家的一位清客,少年时从他先生的对课里弄来的。这一上联乍看起来好像不难对,但仔细推敲却极难对出。对子里每件事似无理又极有理;似不通却又极有神韵。这件事传到郑板桥耳里,他很气愤,决定要惩罚这个恶霸一下。他扮成渔翁,划条小船,唱着渔歌,来到张老虎霸占的河面上。张老虎的爪牙一见小船,便出来便出来拦阻。张老虎走出船舱,高声说道:“老头儿,你要过去么,可知我老张大爷的规矩吗?”郑板桥说:“晓得,晓得!对对子,是不是?你那对子给我们渔人们对起来可便当了!”张老虎以为渔翁信口狂言,冷笑着说:“好吧,你若能对出,我张大爷便把这河岸的花园拆掉,并不再到这河上来玩乐了;若对不出来,我张大爷可不是好惹的。”只听得郑板桥答应了一声“好”,便扬起嗓音,高声对道:“吞风卧露喝月担云。”张老虎与帮闲文人一听,顿时无言可说,便灰溜溜地让开了河道给郑板桥过去。郑板桥说:“从今以后你不能再在这里挡道了!”张老虎一打听,原来这渔翁便是郑板桥,只得老老实实拆掉了河边的花园,再也不敢来河上横行霸道了。

含远山,吞长江,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;(郑燮集句)
郑夕阳,迎素月,当春夏之交草木际天。(私塾集句)
——某私塾集句应对郑燮集句(1)

四面灯,单层纸,辉辉煌煌,照遍东南西北;(郑燮)
一年学,八吊钱,辛辛苦苦,历尽春夏秋冬。(私塾)
——某私塾应对郑燮(2)
    郑板桥当县令时,有一天,一位老先生前来告状,诉说他在一户有钱人家辛辛苦苦教了一年书,东家却不按当初议定“教一年书,付酬八吊钱”的协议执行,还借故他才疏学浅,将他辞退。郑板桥听了申诉后说:“你说的是否属实,让我当场考考你看?”当即指着大堂上挂的灯笼说:“就以这灯笼为题,我出上联,你对下联。”说完便念出了上联。老先生听了,沉思片刻,也就对上了下联[见上《某私应对郑燮〈2〉》]。郑板桥暗自喜欢。他想进一步试试这老先生的记力,便又出一集句上联[见上《某私塾集句应对郑燮〈1〉》]。老先生一听,即知这是从范仲淹的《岳阳楼记》和欧阳修的《醉翁亭记》两文中,集写景状物句而成。他又沉思片刻,马上就从五禹偁的《黄冈竹楼记》和苏东坡的《放鹤亭记》两文中找到了现成的对句应对了郑板桥。郑板桥听后连连点头,随即传来被告人认真审问,证实了先生所言。于是立即判处那有钱财东补足被剋扣的学俸,并加罚一倍赏赐老先生,以儆效尤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