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对联欣赏网(www.86duilian.com),搜集整理对联,供广大的网友和联友学习和使用。
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家对联 > 合撰联集 > 正文

林大钦综合应对合撰联

时间:2015-05-20 13:05 来源: 作者: 阅读:
盘鱼难入海;(债  主)
笼鸟易归巢。(林大钦)
——林大钦幼年应对债主
    有一天,债主到林大钦家讨债,恰逢林大钦外出,债主见挂在屋里的鸟笼中有只美丽活泼的鸠鸟很是喜爱,便问道:“此鸟是谁饲养的?”无钱还债的林父答道:“是我十岁小儿大钦养的,你既爱它,就送给你吧。”贪心的债主便提着鸟笼走了。待大钦回来问明情况后,即跑到债主家吵闹。债主无奈,就要大钦对对子,若对得中肯便归还鸠鸟。大钦答道:“很好,快说上联。”这时恰好仆人端鱼上桌,债主便吟道:“盘鱼难入海;”话音刚落,大钦便一边伸手取鸟笼,一边朗声对曰:“笼鸟易归巢。”贪心的债主只好眼巴巴地望着惹人喜爱的鸠鸟由穷小子大钦提回。与此联相似的还有另一版本(见下)。

盘中熟鱼难下海;(叶向青)
笼里生鸟易归林。(林大钦)
——林大钦应对叶向青
    老塾师叶向青先生,就是惠来县龙江乡人,他听知老师来访,自是高兴,迎理学堂热情款待。在勉励言谈中,当然谈到刚才小桥对句之事。叶先生也正年轻,能教出高徒,脸上有光,急要知道高徒是谁。征求老师,待伴家访,就近探知,神童并非他真正学生,是个从窗外偷偷学到的穷孩子——林大钦。两位老师更觉惊奇,在学生指点下,同到大钦家看看。正在纺纱的大钦母婶是个贤达人,放下手上工作,热情接待二位先生,并告知大钦正去菜园摘菜,一会即回。两位先生见家中唯这少妇,感到不便,遂告辞,并顺手把大钦养在笼里挂在屋檐下的一对小鸟借去。大钦摘菜回家,母婶告知其事,大钦求知心切,飞步到校,两先生正要吃饭,请他同餐,大钦自知来得不是时候,怕扰席,借口要讨回小鸟。叶先生手指桌上熟鱼出题:“盘中熟鱼难下海。”大钦把鸟笼一提边走边答:“笼里生鸟易归林。”两位塾师听罢,赞叹不已,决心资助栽培他,当即征得他母婶同意,让他免费入学。

银湖院后虎耳草;(银湖书院)
金石宫前龙眼花。(林 大 钦)
——林大钦属对某银湖书院独脚联
    林大钦十九岁那年考中秀才,大受提学使的夸奖,更加才名远播。有一天,近邻银湖乡的乡绅们慕名而来,要聘请他去银湖书院执教。林大钦欣然应允。但是,到了银湖书院之后,族长见他如此年轻,颇有些不放心,想先考考他,便命人将准备在银湖书院门首的独脚上联搬上,让林大钦作对。往日,想来银湖书院教书的人不少,但一个个都被这句上联给打败了。林大钦这一次也被难住了,只好扫兴地往回返。林大钦从银湖动身,那个“独脚联”仍然在脑海中盘旋。当他路过金石乡祠堂时,不禁被祠堂前面的那株高大的龙眼树吸引了。那龙眼树满是花,清香四溢,确实令人留恋。他驻足树下,一遍一遍地审视着那绿叶黄花,突然灵机迸发,一个绝妙的对句脱口而出。“好!佳句!”他十分欣喜地思忖着,又用潮州方言朗读这副妙对:“银湖院后虎耳草;金石宫前龙眼花。”“工稳极了!”读毕,他甜滋滋地自语道。于是,他又转过身来到银湖乡去找那位族长。林大钦对上了许多人未对出的“独脚联”,族长自然高兴。就这样林大钦登上了银湖书院的讲坛。

早出日头无好天;(薛举人)
日落西山无久时。(林大钦)
——林大钦应对薛举人
    林大钦十二岁那年,邻乡的两位薛举人,为了风水关系,要在“来龙地带”挖一条渠,刚好此渠要从大钦婶母的田地经过。大钦见婶母哭得死去活来,一面安慰婶婶母,一面穿一双红鞋,一面携一柑子往薛家论理去。当他来到举人门第时,便大声喝道:“薛举人,快开中门迎接我!”薛家兄弟得悉后虽非常恼火,但仍叫人打开中门。大钦进门后放下柑子说:“一点微礼望你允情。”弄得薛家兄弟俩非常尴尬,只好听他讲道理。然而在背地里却叫人挑几担泥土倒在大门口,准备让在中门进来的林大钦告辞时,如果不敢从大门经过便处死他。可是聪明绝顶、勇气过人的林神童,见此泥土挡门,乃向大门走去,当他的红鞋踏在泥土中时,便神秘地笑道:“红鞋双鸟。”薛举人一听,几乎惊得忘记举步了,为试探其文才便吟道:“早出日头无好天。”大钦知道是咒骂他,也就回敬两位“小老头子”同样意思的下联:“日落西山无久时。”薛家兄弟听了口怯舌伸,且深信大钦日后决非池中物,不可与之结冤,所以薛家的渠道也只好绕道,不敢经过林婶之田了。

急水冲沙粗在后;
强风吹谷阒居前。
——林大钦应对看门官
    林大钦十五岁去海阳县城(今潮州市区)考秀才,考生们齐集学宫门口。钟声一响,大家争先恐后的蜂涌而入,看门官见林大钦拼命的往里挤,便出此上联。林大钦续对下联,然后从容不迫的走进考场。考试过后,主考官在评品林大钦的文卷时连连称赞,甚为赏识,认为把他列为秀才批首,恰巧这时有个官员来找主考,主考把林大钦的考卷塞入靴里,忙与那官员说起事来。送走官员后,回到家里换靴时,一时忘记把文卷取出来,等到放榜时,林大钦见榜主无名,就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。事后,主考才记起林大钦的考卷还忘在靴里,深感后悔,但是补救还来得及,为了再试林大钦的捷才,便命两个差役,扛了一个叫“钦”的铜制乐器,外带一个大鼓,到林大钦的村里把“钦”绑在两棵大树之间。顿时,人人都来围观,林大钦也在人群中,就是没人知道是什么回事,等到差役“咚咚咚”地擂了三通鼓之后,林大钦这才欢呼起来:“我考中了!我考中了!”人们问他有何根据?他说:“两树即两木,两木即林;林中吊个大钦,大鼓‘咚咚咚’声,就是说我林大钦‘中中中’!”差役佩服他的才能,说这哑迷被猜中了,众人才恍然大悟,纷纷向他祝贺。林大钦欢天喜地随着差役来到学宫,主考立即在学宫前的秀才榜上,补上了林大钦的名字,这种方法被人们称为补榜“传胪”,使林大钦更加出名,后来居上。

树高枝茂,小鸟何能歇足;(潭再明)
潭清水浅,困龙暂且安身。(林大钦)
——林大钦应对潭再明
    叶向青先生有林大钦等如此得意学生,感到自豪满足,要外出都带他同行。一日因贪赏春景,忘了时间,眼看日色已晚,行回不及,只可就近到潭清乡借宿。村主潭再明也是饱学老秀才,见塾师带着个童生借宿,微笑道:“两位光临,三生在幸,不过,我有一对子请教,对得好,迎为上宾,对不好,委屈二位草房将就。”林大钦见先生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刺住,倒也不挠不亢,上前一步施礼道:“对对小事,无须劳动我先生,学生请教就是。”潭老秀才吟道:“树高枝茂,小鸟何能歇足。”林大钦随口答道:“潭清水浅,困龙暂且安身。”潭老秀才大喜,赶忙迎入中堂,盛情款待。经潭再明赏识赞扬,林大钦是神童才子,名满潮州府。

东鸟西飞,凤凰架前难立足;(老翰林)
南龙北跃,鱼鳖身上尽低头。(林大钦)
——林大钦会试期间应对老翰林
    嘉靖年间,广东潮州府人才济济,上京登科,做官的不少,有“潮州油麻三斗官”之多的形容。据说连御待都通行潮州话,因而,有些外地官员对潮籍应试举子很妒忌,当林大钦上京会试时,就有一个老翰林出此上联讥讽他。林大钦毫不客气地用下联顶了回去,而后昂首阔步地走进了考场。

锤是铁,砧亦铁,铁钳挟铁铁打铁;(铁  匠)
目观书,耳听书,书斋教书书传书。(林大钦)
——林大钦应对铁匠
    林大钦在银湖教书时,有一天,书斋门口来了一摊打铁的,打铁的噪音影响了教学。林大钦请打铁师傅搬到别的地方去,其中一个师傅便说:“我出一个对子让你对,你若对得妙,我们就走,先生若对不来,我们就……”林大钦同意了。打铁师傅就指着摊上的工具出了上联,林大钦当即对了下联,这样一来,打铁师傅就只好把摊子搬走了。此联还有一个不同的版本(见下)

锤子是铁,砧子是铁,火炉吹旺铁打铁;(铁  匠)
做戏皆人,看戏皆人,锣鼓敲响人观人。(林大钦)
——林大钦应对铁匠
    林大钦属对“独脚联”登上了银湖书院的讲坛,可是,紧挨书院有一家铁匠铺,那“叮叮噹噹”的打铁声终日不断,这对书院是一种严重的干扰。这了几天,林大钦登门拜访请求铁匠铺迁移他别处。林大钦还没开口,铁匠便知来意。他恭恭敬敬地请林大钦坐下,笑着说:“素闻林先生才高八斗,出口成章,今日幸会,还望多多指教。在下偶然拾得一联,无法成对,如林先生肯赐教,在下便自动迁移。若不肯赐教,那也该恕我无礼了。”林大钦心想:考场、官府、族长尚难不住我,谅你一介铁匠能有什么难对付的,便说:“请出上联。”那铁匠脱口吟出上联。仓促之间,这些以前很少留心的打铁内容,还真难住了林大钦。他好半天理不出头绪,便默默地离开了铁匠家。铁匠送出门处,安慰道:“林先生也不必着急,慢慢地想。对好了,请来回话。”林大钦整天都在琢磨着这句“铁打铁”。当晚,适逢邻乡演戏,林大钦和学生们一道前往西林乡看戏。然而他还是念念不忘铁匠出的上联。戏开演了,一时锣鼓暄天,演员粉墨登场,台上台下一片欢腾。林大钦触景生情,一个佳句涌上心头。他戏也不看了,只跟学生们打了个招呼就匆匆赶回,来到铁匠家。铁匠见他乘夜而来,料想是有了佳联,自然是笑脸相迎。林大钦兴奋地念出了绝妙的下联。铁匠边听边乐,立即答应明日迁址。从此,林大钦得以专心授课,书院内一片琅琅读书声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