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对联欣赏网(www.86duilian.com),搜集整理对联,供广大的网友和联友学习和使用。
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家对联 > 合撰联集 > 正文

明联家张元忭合撰应对联

时间:2015-05-20 13:05 来源: 作者: 阅读:
有客敲屏惊午梦;(张元忭)
无人伴枕独春眠。(陈小姐)
——陈小姐属对张元忭
    张元忭出身比较贫困,未第时,他为维持家庭的生活,前去陈家庄的陈员外家当么塾先生。这个陈员外,膝下有一个妙龄十八的女儿,正待字闺中。还有一个年仅十岁的儿子,正在求学。张元忭就是去教他。陈员外的后花园,花团锦簇,百花飘香。这天,张元忭趁教书的空闲时间,前去后花园赏花,不由诗兴大发。他一边仔细地观看,一边兴致勃勃地吟着诗。突然,只觉得脚下有什么东西绊了他一下,就弯下身子拾起来一看,却是一把做工极精致的桃花扇。扇上画着一枝桃花,含苞待放,形神俱佳,非常可爱。他向四周看了看,见没有人,一时好奇,便把它藏到袖子里,然后继续看花。就在这时,耳边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:“张先生,请留步。”张元忭抬头一看,见是小姐身边的丫环,便不经意地问:“大姐,有什么吩咐小生?”丫环问:“你有否拾到一把扇子?”张元忭回答:“拾到的,那上面还画着一枝桃花哩。”丫环说:“那是刚才小姐在这里玩时丢失的。请张先生还给她。”谁知张元忭听了却是“嘿嘿”一笑,说:“你别着急,等吃过午饭再来拿也不迟。”吃过午饭,丫环兴匆匆地来到张元忭的住房前,见房门关着,便举手“咚咚”地敲着。张元忭开门一看,见是那个讨扇子的丫环,便随手取过一张桃花栈,工工整整地写了一行小字,与那把桃花扇一起奉上:“拜托带给小姐。”不一会,桃花扇送到陈小姐手里,展开一看,只见上面写着张元忭的一比上联。陈小姐系名门闺秀,从小读诗书,深通文理。见先生字句皆佳,颇有才学,不觉有了几分敬佩。她成天深居闺房,几乎与世隔绝,只能靠读书打发日子。如今一见先生写的上联,有心唱和,做个文字游戏。想到这里,便拿过一是非曲页桃花笺,不假思索地续了下联。写毕,折上几折,命丫环第二天给张先生送去。张秀才自叫丫环给陈小姐带去上联以后,难免会想入非非。第二天上午,见丫环带来陈小姐的回条,心里不由惊喜万分。急忙展开看去,不觉喜上眉梢。这下联不仅对仗工整,而且情真意切,其中还蕴含着几分愁思。便迫不及待地又写了一个上联(见下)。

日照桃花,君子最爱红粉女;(张元忭)
月穿杨柳,嫦娥亦喜绿衣郎。(陈小姐)
——陈小姐应对张元忭
    张元忭写好上联以后,又托丫环带去。陈小姐看了,觉得很有趣,又步写了下联。张秀才见了,大喜过望。心想,自己乃是寄人篱下的穷书生,陈小姐可是名门千金。虽说彼此有意,但不知接十去该怎么办才好。就又写了一个上联,向陈小姐求教(见下)。

山深林密,叫樵子如何下手;(张元忭)
水碧池明,劝渔夫不必劳心。(陈小姐)
——陈小姐属对张元忭
    陈小姐从丫环手中接过桃花笺一看,不由得两颊飞红,心中叫苦不迭。心想:本小姐实在无心,可张先生却心中有意。怪只怪自己涉世不深,心地单纯,引出如此荒唐之事来。考虑再三,又续了下联,劝张先生断了这份非分之想。张元忭展开一看,浑身顿时凉了半截。心想:这白纸黑字,全是你自愿的,怎可出尔反尔?君子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事关终身,岂能轻易反悔?就又写一上联,以表露内心(见下)。

水面莲花,浪蝶飞来偏欲采;(张元忭)
墙头青草,牛犊牵过莫思量。(陈小姐)
——陈小姐属对张元忭
    陈小姐见了上联,柳眉紧锁了一会,只得挥笔再次以下联相劝。张元忭哪里肯就此中断,你在联中以牛相讥,我索性牛脾气发作,又写上一上联(见下)。

水面莲花,狂蜂掠过,一心欲采;(张元忭)
锦中蟠桃,猿猴百拜,断然难求。(陈小姐)
——陈小姐续张元忭
    陈小姐见张先生执迷不悟,又如此不通情理,急得杏眼里溢出泪来。下联写好以后,陈小姐特地用一个信封封了,这才交给丫环,并吩咐道:“请转告张先生,从今以后,本小姐不再回复。”张元忭一见这么个回复,急得饭不香,觉也睡不着,越想越气,三日三夜不起床,竟害上了相思病。陈员外前来看望他,他只是说身体不舒服,休息几天就会好的。陈员外也没在意,只嘱咐保养身体,就出去了。其实,张元忭只是想着陈小姐,眼不能马上见一面,倾吐自己的心思。此刻,他竟有了度日如年之感。到了第四天夜里,他竟再也躺不住了。远处传来敲更的声音,“一下、二下……啊,五更过了,天快亮了。”不能再犹豫了,他要趁夜黑人静之时,去面见小姐,当面评个理。这时,他不知从哪来的胆量,翻身下了床,悄悄地开了房门,便蹑手蹑足地向小姐的闺房走去。谁知走到楼梯最后一级,刚想抬手敲小姐的闺房时,不料更夫巡夜到这里。发现楼上有一个黑影在蠕动,就一声大喊:“楼上是哪一个?”张元忭猛吃一惊,脚下一软,就从楼上沿着木楼梯骨碌碌地滚将下来。一时惊动了陈员外全家。上至员外,下至仆人,闻声一齐赶来。不管张元忭怎样呼叫,陈员外只是虎着脸,喝令家丁把他捆绑起来。几个壮实的家丁便一拥而上,把他的手脚,像缚毛蟹一般捆了个结实。等到天亮,再押送县衙究办。绍兴县令当即升堂。在一班县衙役的吆喝声中,徐县令一拍惊堂木大声地问:“大胆张生,身为秀才,诵读经书,本是知书达理之人,却夜半私闯闺房,欲行不轨,该当何罪?”跪在堂下的秀才听了,顿时泪如雨下,连声呼喊:“大人,冤枉!”绍兴的徐县令,本是为官清正,颇有政声。见张秀才连喊冤枉,自觉此事蹊跷,便令他抬起头来。见他眉清目秀,不像个歹恶之徒,更觉其中必有缘故,就叫他把事情的始末从实招来。张元忭就将花园赏花如何拾得桃花扇——如何与陈小姐对课等等,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。徐县令听后,便问:“既然你与陈小姐互写诗联,你有否保存好?”张元忭连声说:“有,在我的袖子里,我随身带着。”说着,从衣袖里把陈小姐回复他的联句,给徐大人全部奉上。徐县令一一看了以后,便取出一令牌,急传陈小姐带张秀才写给她的诗联到堂上对证。不一会儿,陈小姐带到。陈小姐不敢隐瞒,把张秀才写给她的诗联全部交出来。徐县令不看犹可,一看便勃然大怒,一拍惊堂木,喝道:“你身为名门千金,怎的不守闺训,私下与张先生笔墨传情?”陈小姐一听,急得哭将起来,诉说自己实在是无情之意,只是爱好对课,觉得好玩而已。至此,徐县令已将案情审得一清二楚。虽说这张秀才和陈小姐也有失检点的地方,但事出有因,也情有可原,本是一场误会。这徐县令本是三考出身,却酷受诗赋,不觉暗暗对张秀才动了恻隐之心。沉思片刻道:“张秀才,刚才本官看了你的诗笺,觉得你果然有些诗才。自古绍兴多才子嘛!本官现在也有一联,不知你能否对出?若对得出,本官当场恕你无罪。”张元忭一听,纳头便拜:“请大老爷立即出联。”徐县令捋了几下美髯,吟道:(见下)

    迟晚生今天驳卦,抽六爻八卦,八卦六爻,卦卦是真。白虎临头凶,青龙治水好,逢凶化吉;(张元忭)
    菲都院昨晚听更,在五更四点,四点五更,更更不错。红罗帐内喜,牢狱之中忧,何喜成忧。(徐县令)
——张元忭应对徐县令(34+34=68字)
    徐县令的下联触景生情,有感而发,布局奇妙,用语精当,一折三叹,浑然天成,足见徐大人之笔墨功底。如此下联,要想对好,其中难度可想而知。谁知张元忭竟不假思索,随口对以上联。张元忭对毕,徐县令离座连连惊叹:“奇才!奇才!果真是绝妙的好对啊!”他一边惊叹,一边急步趋之堂下,亲自扶张秀才起来。徐县令将张秀才夸奖了一番之后,又对陈员外说:“员外,张秀才才貌双全,本官有一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陈员外道:“大老爷尽管吩咐。”徐县令哈哈笑道:“这张秀才与令爱谓郎才女貌,天造地设的一对。陈员外若不介意,本官愿从中作伐,玉成其百年之好。”事情已到这个地步,陈员外乐得来个顺水推舟:“多谢老爷美意,老夫倒愿从命。不过,这是终身大事,还要问问女儿的意思。”说到这里,他回头看了看女儿。经过几次对课,陈小姐对张秀才早有了意思。只是因为传统礼教的束缚,她只得违心地这么做。如今又见他与徐县令当面对课,出口成章,果真才学超群,心中早有了爱慕之心。听了县令愿意从中作伐,心里万分高兴。如今见父亲当了大家的面相问,脸儿早已羞得通红,低着头娇嗔地说:“小女全凭爹爹和县大爷作主。”徐县令一听大喜,道:“哈哈!这个大媒老夫作成了。俗话说‘择日不如撞日’。本官之意,不如今日完婚。”随即,他叫了几乘大轿,雇了一班吹鼓手,吹吹打打,欢欢喜喜,与陈员外、张秀才他们一起,直奔陈员外家……一时,张元忭对课结良缘的喜事,在绍兴城乡传为佳话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