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对联欣赏网(www.86duilian.com),搜集整理对联,供广大的网友和联友学习和使用。
当前位置:主页 > 对联集锦 > 写物对联 > 正文

题沙发对联

时间:2021-07-11 09:51 来源:未知 作者:甘肃楹联网 阅读:

沙发者,坐卧之具也。原为西洋舶来品,今成百姓必需物。囊者此物罕见付诸吟咏。今者共咏,意在考察来稿对形制功用的描述是否准确?对章法表达的把握是否到位?对精神内涵的引申是否合理?毕竟,沙发是沙发,不是椅子,也不是床,更不是宠物。海洋勉为点评,略效忠悃,愿与诸君共勉。辽豕蜀犬之讥,不敢辞焉。

 

悠然居士
无空闲座置厅放,品茗杯茶方拢聚。
笑语史料多妙词,班荆道故卧身度。

简评:不够成功。一是表达生硬,思路不清。比如无空与闲坐不搭,品茗与杯茶不搭,“方拢聚”“卧身度”构词都嫌生涩。二是离题太远,很难看出是在写沙发。三是格律不通。

 

成吉诗汉
厅堂静卧露温柔,靠背贴椎常仰头。
闭目随心思往事,半生有喜也堪忧。

简评:不够成功。首先,“露温柔”的是沙发呢,还是人?这一点很重要。因为如果是沙发,那么作者给无情之物赋予了人之情态,倒是可以的。那么下一句应当就此生发,继续写沙发才顺理成章。但作者却直接写人了,这是成问题的,使得主客观的转换太突兀,使得沙发的意象太单薄。那么如果“露温柔”的是人是作者呢?也是可以的,只是首句就不是写沙发了,静卧的是人,露温柔的也是人,那么第二句就无法承接了,既然首句没写到沙发,那么“靠背”就无来由了,“贴椎”也无从谈起。至于后两句,尽管表达是通畅的,但与沙发没啥关系。之所以费了这么多辞来解释这首诗,鄙衷在于想说明一点,一首诗的逻辑关系是很重要的,逻辑清楚,证明思路清晰,表达才丰满到位,读者才能容易和准确理解。

 

任广民
最喜门前客,不愁坐上宾。
时时生媚态,每每落娇身。
贵贱心无远,贤愚面有春。
忽惊人渐少,始信义难真。

简评:此作应该说是优于前二作的,至少表达较为通畅,对仗较为工整。作者构思的动机是值得称道的,显然是以物拟人,语带讽喻,将沙发暗喻为风尘女之类。但忽略了一点,或者是把握不到位,跑偏了。从诗中只看到“坐”,但看不到沙发,能让人坐的椅子也可以,马扎也可以,门槛也可以。而且,纵然描摹风尘女有形有神 ,但终究与沙发的形神关联不紧。

 

马锋刚
胖体安承主客闲,听茶看说沐诗言。
毕生迎坐为常礼,多少华年了世缘。

简评:不够成功。起首四字倒是在应题,但后面各句都离沙发太远了。

 

李锐
叠扣盘丝锦绣妆,一腔败絮上华堂。
贪夫也学贵妃卧,独自躺平唤大王。

简评:前两句上佳,紧扣沙发,表达有力而有味。后两句表达也好,用时语风趣有味。末句格律有“孤平”之弊,但躺平一词属于口头时语,情有可原。

 

罗武第
木底弹簧裹厚纱,真皮贴面更奢华。
躺平闲暇抛开累,暂坐人生细品茶。

简评:构思精妙,章法妥帖。但后两句表达稍嫌吃力,比如“躺平闲暇”。

 

密须农夫
原出地球西,功能与椅齐。
还宜排左右,不用计高低。
坐说家常事,卧吟人世题。
水牛皮就好,何必七重犀。

简评:章法妥帖,结构严密。首联写出处,写功能。颔联高妙,生发有味。颈联“坐”“卧”两字嵌用很好。两联对仗也工巧。瑕疵在于,“题”字有凑韵之嫌,尾联收得有点软和弱了。

 

张莉
修身待客置厅堂,正坐斜依君为王。
负重就轻平稳态,甘居下位最寻常。

简评:佳作。句句不即不离,最得咏物诗之奥旨。瑕疵有三,一是修身似乎应该是休身,最好改成栖身。二是君为王是三连平,“为”字在此处为平声。建议改成“我是王”。三是“平稳态”语太俗,欠圆融,建议改成“等闲事”。我的建议的词不一定准确、妥帖,只是提供一个思路。

 

任世杰
舒适绵柔覆锦纱,闲来斜躺享年华。
乡村致富新房矗,早入千千万万家。

简评:佳作。言简而意完,神足而气备。首句写形制,描摹准确;次句写功用,点染到位;三四句转结到生活改善,沙发普及。从章法到表达都很精彩。

 

王元应
似榻非床三尺宽。任君躺卧效袁安。
皮间缊絮充犹满,枕上清眠梦未残。
月上移窗同劝酒,人归凭几共加餐。
主宾揖让无先后,茶盏烟缸叙暖寒。

简评:首联上佳,入题快捷高效,用“袁安卧雪”典故,来表达驰然安卧,很典雅。中二联对仗工整,从不同角度旁敲侧击、引申渲染,来表现沙发在人们生活中的角色扮演。尾联转结嫌远、弱、散。

安燕梅
一种殷勤主客厅,邀人入座遣闲情。
正当逐梦新时代,最厌青春爱躺平。

简评:表达圆融有味。“主客厅”和“躺平”两个词的点出,足以点题是在写沙发。后两句借题发挥,生发巧妙。

 

听雨轩
舶来词汇也寻常,玉几曾闻侍汉皇。
依理做工同罩面,改良设计垫弹簧。
风头昨夜航空椅,志趣明朝美式床。
诸种纷繁人自找,物凭坐卧意安详。

简评:如小说之意识流转换,如电影之蒙太奇交织,意象饱满,亦有寄托,然终究嫌思维跳跃性太大,不是咏物诗。

 

佛曰花开
亦为板凳亦为床,解乏支宾作用强。
罗布绣花千百朵,弹簧垫底九回肠。
荣华贵体呈厅屋,辗转奴身出远洋。
臭屁肥臀都托起,生来境界不寻常。

简评:除了颈联两句,其余都好。首联眼光独到,概括精准。颔联实写,描摹亦有味道。颈联出句尚可,但对句不知所云,莫非是想写沙发出口?不管意思是写什么,都嫌有些“隔”。尾联尽管用语粗鄙,但颇有表现力,仍然值得肯定。只是“生来”二字下得不好,导致末句失去了结束感,是否可改为“果然”等。

 

石文才
外表温柔筋骨强。终身负重有担当。
富贫莫问敞怀抱,贵贱毋嫌奉热肠。
供客休闲无怨悔,任人蹂躏视寻常。
假如他日遭遗弃,化作尘埃不自伤。

简评:上佳。得咏物诗之三昧也。句句都在写沙发,但句句暗喻人事。不即不离,刻画了一个有担当、能奉献、有襟怀的负重前行的仁人形象。首句以比喻意写沙发的形制材质,十分精彩。次句“终身负重”“有担当”两个词组概括十分精当。中间两联反复渲染,也很有必要,很见功力。只是,颔联对仗伤于合掌,如改“贵贱”为“胖瘦”或“美丑”等词,则更好。尾联进一步生发、兴寄,强化了主题,提升了境界。

 

春色满园
陈设厅堂四季春,广交朋侣客来频。
喝茶饮酒平常事,聚散如歌故曲新。

简评:离题太远,表达嫌平。

 

梅竹山人
骨软筋酥累散阶,坐眠恰似入娘怀。
已乎昼梦仙幽步,就处春心伴好乖。

简评:离题太远,表达生涩。比如“累散阶”“仙幽步”“伴好乖”等词。

 

藏真苑
静观烟雨真奇幻,闲侃乡情神采扬。
正坐斜依随尔便,一张沙发一天堂。

简评:前三句并列,从侧面描写沙发功用,末句点明题目,且下一判语“沙发即天堂”。这种构思当无不可,然终嫌离有些“隔”,离沙发过远。

 

何克林
无言无语坐厅堂,惯听时人道短长。
俗事闲情浑不问,胸怀若谷任沧桑。

简评:表达过于朦胧,伤于空泛。通过前面三句的描述,是无法得出“胸怀若谷”的结论的,即使勉强能够得出这个结论,那主角也可以是厅堂中的茶壶、宠物猫等等。

 

甘泉居士
木料制成皮料装,主人精选摆厅堂。
由人坐卧成人美,负重包羞不怕脏。

简评:中规中矩,章法妥帖,意思完整。但稍嫌浅露直白。

 

张寿镒
几代愁居屋,蓬门荜户长。
何堪置沙发,安得有绳床?
忽列华堂变,休将瓦灶忘。
温柔闲适卧,意志莫消亡!

简评:写成家庭变迁史了,沙发只是一个线索和一个元素。惟有尾联紧扣主题,做了生发,值得称许。

平章
试问家私伙,谁能做靠山。
躺平还惬意,影视可闲观。
三五围几坐,烹茗把酒欢。
真皮和布艺,一样请之安。

简评:几乎每联都成功了一半,首联出句成功,以反问句起,很有味道。但靠山一词不够准确,这句改成“谁堪供倚靠”是否更妥帖?颔联出句好,对句意思尚可,但对仗不工。颈联亦是如此,出句尚可,“围几坐”暗含有沙发的影子,但对句既看不到沙发的影子,也与出句对仗不工。尾联末句有些凑字凑韵了。

 

高全铭
本是舶来物,居家若比床。
人人需倚靠,户户摆厅堂。
座上谈国事,怀中遣岁光。
款随时代变,奢品己寻常。

简评:允推佳作,而为上首。好的咏物诗就是一个好谜语,谜面就是诗的内容,谜底就是题目。此诗得之矣!章法上层层递进,步步深入,舶来品算来很多,但一是居家二是比床,那么应该猜到是家具了,颔联中又写能倚靠、摆厅堂,那么几乎可以锁定谜底是沙发了,而不是席梦思,也不是椅子、地毯,更不是电视、空调。颈联虚写,渲染沙发的功用,尾联转结到时代变迁,点出原来的奢侈品已变成了寻常之物了,结束甚有余韵。

 

祖水渔人
欲问前身本姓洋,舶来反主入厅堂。
纳肥纳瘦人多少,终了还归垃圾场。

简评:前两句表达流美生动,但后两句跳跃性太大,导致全诗离沙发太远了。

 

王传明
其 一
名字来音译,汉文称太师。
陈于客厅里,最合葛优姿。
已泯尊和贱,惟分布或皮。
管它中与外,所取在相宜。
【注】太师:太师椅。

其 二
今世家家备,无分屋与楼。
弹簧伸复缩,绵垫厚而柔。
足可消疲困,兼能解隐忧。
下班茶一盏,安坐梦瀛洲。

简评:佳作。再重复一遍,优秀的咏物诗就是一个成功的谜语。此两诗得之矣。章法得宜,表达有味,“葛优姿”用典传神,两首诗的中二联对仗极为工巧,最见功底。惟“汉文称太师”一语似乎欠商量。

 

西凉子
多姿多彩仼君裁,或卧或依随兴来。
一室功劳数谁最,且听耄耋稚童回。

简评:本诗作者自题为“沙发自白”,用语活泼风趣,但在表达上还嫌有些生涩。

 

牛牧之

乌木海绵雕玉花,几度沙龙诗酒茶。

当年欧美王侯座,挪入寻常百姓家。

简评:仿刘梦得名作章法,并和其韵,无形中增添了今昔之感。次句承接得有些浮泛,后两句转结有力有味。

 

张俊立

坐卧尚宽平,家家看客厅。

至尊如虎势,盘踞有龙形。

朝夕常相伴,身心赖共宁。

豪华今日是,贫乏忆曾经。

简评:上佳之作。首联次句大有含蓄蕴藉之妙。中二联安排老到,对仗工切,颔联实写,形象突出;颈联虚写,渲染得力。尾联换一角度作结,呼应首联,颇有余味。惟颈联对句的“共”字,不够安稳,似乎换成“以”字之类更妥帖些。

 

武锐

钢筋铁骨富柔肠,华丽光鲜内至刚。

受压无怨仍负重,横陈忍辱守厅堂。

简评:佳作。起句写其外形,比喻形象而生动;次句写其内质,刻画概括准确。第三句“受压”“负重”两词下得好,富有诗意,又填充了社会意义,隐约中有人的影子在焉。末句表达稍弱一些,“横陈”一词稍嫌唐突,与整体诗的氛围不太吻合。另外,既然是以旁观者客观角度写的诗,那么“无怨”“忍辱”两词就都不太搭配,因为这两个词都是主观感受,建议“无怨”可改“无言”,不仅主客观视角得到了合理转换,且平仄也调顺了。末句似乎改成“犹居下处遣时光”等意思妥帖一些。

 

点评嘉宾:

廖海洋,男,甘肃甘谷人。生于1971年5月。甘肃省楹联学会副会长,甘肃省诗歌创作研究会副会长,有诗词联赋作品集《平仄集》梓行。

(责任编辑:对联大全)

相关标签: 沙发
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