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对联欣赏网(www.86duilian.com),搜集整理对联,供广大的网友和联友学习和使用。
当前位置:主页 > 对联知识 > 对联创作 > 正文

也说二十四节气楹联的立意与取材

时间:2022-07-06 22:14 来源:联斋 作者:张建军 阅读:

人事 风物 哲理 情怀

也说二十四节气楹联的立意与取材

 

张建军

 

      今年,跟随《对联》杂志社“华厦万和堂”成联月赛的步伐(去年的月赛我没有参加,得空再补齐去年的十二节气联,努力凑成一个系列),我集中写了部分对联参赛,幸运的是,每期都获得了一、二等奖或优秀奖。前几天,适逢杨旭会长邀我参加“七嘴八舌说‘二十四节气联’”活动,今天便结合自己的练习,谈谈自己对节气联创作在立意和取材方面的粗浅思考,写个短文,算是来联斋凑凑热闹。

 

一、人事

 

      四时八节十二节令十二中气二十四节气七十二候,是中国先秦时期开始订立、汉代完全确立的补充历法,是古人通过观察太阳周年运动,认知一年中时令、气候、物候等方面变化规律所形成的知识体系,是用来掌握农事季节、指导农事活动的工具。故写节气联,自然而然就会想到从农事方面取材,在农事活动上立意。如拙作《小满》联:

      见新醉麦秋,饮水思源,最忆大寒飞瑞雪;

      望远期禾夏,慎终承始,犹从小满悟贞元。

      小满第三候原为“小暑至”,后《金史志》改为“麦秋至”。《月令》有言:“麦秋至,在四月;小暑至,在五月。小满为四月之中气,故易之。秋者,百谷成熟之时,此于时虽夏,于麦则秋,故云麦秋也”。“江南沃野过插秧,江北麦麸便灌浆”,故联中麦秋、禾夏,均是农事。“最忆大寒飞瑞雪”也是农事,谚语说“今冬麦盖三层被,来年枕着馒头睡”,其中“三层被”就是指大雪。

      其实,说节气只指导农事,理解就片面了,说人事可能会更准确些,人事大过农事。因为,二十四节气不单关乎农事,也关乎养生、祭祖、祀神等人事,如后引拙联《大寒》联,写的主要就是辞旧迎新的人事。

 

二、风物

 

      中国古人的观察力真是值得我们佩服,在“春生、夏长、秋收、冬藏”的季节更替中,总是非常敏锐地找到各种节气的代表性生物变化(如鸿雁来、桃始华)或自然现象(如水始冰、雷乃发声),总结出了七十二候。同时,正如欧阳修在《醉翁亭中》所写山中之四时变化:“野芳发而幽香,佳木秀而繁阴,风霜高洁,水落而石出者”,大自然总是如此丰富多彩,变化多端,所以,从风物来取材,也是写节气联的常规思路。我在构思《夏至》联时,就是化韦应物《夏至避暑北池》和刘禹锡《竹枝词》而写了夏至时节的风物:

      想韦苏州避暑北池,华觞舒烦抱,苦热田间,圆荷幸自芳初馥;

      笑刘梦得闻歌江岸,西雨衬东晴,微风树下,密叶相传蝉又鸣。

      当然,如果仅仅是人事或风物,节气联可能就会显得有些拘谨。如,虽然二十四节气形成之初,主要是为指导农事的,但二十四节气是以黄河中下游为基本参照系的,偏南、偏北,气候、物候、农事都会有差别,再者,随着时代变化,科技进步,古人的经验也会因为有“代沟”而难以照搬,特别是,创作节气联,不像编唱节气谚语,在人事、风物之上,应有所寄托或生发,要有“文学味”。明代郎瑛在其《七修类稿》中说:节气是“因时物兼人事以立义也”,所以,写节气联,还应“立义”。个人认为,人事、风物只是节气联的“肉身”,哲理、情怀才是节气联的“灵魂”。

 

三、哲理

 

      二十四节气联本来就是我们老祖宗对“天人合一、顺应自然”哲学思想的又一种表达,蕴含着不同环境和不同境遇中的处世处事的哲学思想。其中最为典型、最为明显的就是“小满”节气。二十四节气中,有有春分、秋分,夏至、冬至,更有小寒、大寒,小雪、大雪,小暑、大暑等成对出现的节气,但唯独“小满”之后没有“大满”节气。小满者,满而不损也,满而不盈也,满而不溢也,这与中国儒家学说的中庸之道完全相能相合,中庸之道忌“大满”、“太满”,所谓“满招损,谦受益”,“物极必反”。而“小满”之后的节气是“芒种”,芒种者,忙种也,“命农勉作”也。笔者前引《小满》联,就试图努力挖掘这个节气中的哲理。再如《大寒》联:

      旧岁欲翻新,天将大任,十分寒忍性动心,雪野何曾亏麦色;

      纤尘皆扫净,瑞应升平,腊八粥砌红堆绿,蓬窗旋见著桃花。

      《授时通考•天时》引《三礼义宗》中的话说:“大寒为中者,上形于小寒,故谓之大…寒气之逆极,故谓大寒”,是天气冷到极点的意思。然而,在《孟子》中,有几句名言:“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”,我的上联就是想借《孟子》这段话的几个标志性词,表达“危中有机,困中破局”的哲理,即使“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”,仍然有麦苗青青,丰收在望。

 

四、情怀

 

      白居易在《与元九书》中有句名言:“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。感人心者,莫先乎情…”节气联要感动人,也得有情感、情怀在其中,古人写田园杂兴之类诗时,也莫不都是有感而发,随事吟咏,其中著名的如宋代范成大《四时田园杂兴》,那是诗人退居家乡后写的一组大型的田家诗,共60首,在描写农村春、夏、秋、冬四个季节的景色和农民生活的同时,也反映了农民遭受的剥削以及生活的困苦,读这些诗,都可深深感受到诗家的悯农情怀。笔者写《春分》联时,就想基于太阳直射赤道,“昼夜均而寒暑平”,“雷乃发声,始电”等物候特点,来抒发有追求就有收获、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美好情怀:

      春秋有不倚不偏之德,允眼底繁花,结成来日心头果;

      南北承平寒平暑之恩,愿初生紫电,并作全球大化雷。

 

五、综合

 

      当然,任何一副节气联,如果仅仅只有人事、风物,或者仅仅只有哲理、情怀,可能就会显得单薄而少“联味”,个人欣赏的节气联是内涵丰赡、寄意深远、情感充沛那种,既根于人事和风物,又能有所生发,有哲理、有情怀,是前面几方面取材与立意的综合,使人读联时,在领悟二十四节气所反映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智慧和精华的同时,也能感人肺腑,催人向上。笔者另一副落选的《夏至》联是:

      至节重循环,莲韵动人,定有澄心酬岁月;

      热情当接力,蝉声催我,长将暖眼看乾坤。

      “至节”、“热情”二词皆为双关。“至节”一是指冬至或夏至(此时重字读平声,重复),二是指卓绝的操守(此时重字读仄声,重在);“热情”一是指夏天的气温,二是指热烈的情感,“循环”“接力”二词于是同样也就有了两种意思。“莲”与“蝉”均是夏至时节的风物(其中“蝉始鸣”还是夏至第二候)。“定有澄心酬岁月”是说理,心静自然凉嘛。“长将䁔眼看乾坤”是抒情也是咏志,热爱生活是也。我想,这副联的落选,不在取材,不在立意,可能是在几个分句之间的逻辑关系上吧。

(责任编辑:对联大全)

相关标签: 节气对联
相关内容